首页 官场少年游 下章
第一章
  哟…哟…哟…吼…清晨,当7月的骄刚刚爬上山顶,在山青翠的山麓上忽然响起一声韵调悠长却又带着一丝稚气童音的喊山声,悠悠的在四面环绕的苍山翠谷中回不息。

 随着回音余韵的渐渐消失,过了不一会儿,在弯弯的山道尽头,几头黑白相间的牛闪了出来。

 牛儿迈着悠然的步伐缓缓走着,不时伸出头去在崖壁上东啃一口野花西嚼一枝叶,摇头摆尾好不惬意,只看它们一个个圆滚滚的肚皮就知道,黎明前带着甜甜水的青草被他们美美的享受了一顿。

 牛的后面一位清俊秀气的少年一手提着赶牛的竹,一只手上拎着2只丽的野快步向山下的村子走来。

 男孩叫肖虎,是翠竹村的村长肖大力的独养儿子,今年14了,在翠竹村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虽说是山里孩子。

 但他自小就聪明异常,不到6岁就上了小学,2年时间学完了初中的全部课程,偏偏一副小模样长的也随了他娘,粉琢玉装的十分惹人喜爱,子也亲和有礼见了长辈礼数周到,并不像村里的那些野猴子一般淘气惹事。

 整天除了读书写字就是爱上北峰上面的玄都观找那个装神鬼的老道士聊天,开始他娘还不放心埋怨过肖大力几次,待时间一长也没见什么不好的也就随他去了。

 月如梭,几年下来已是半大小子的肖虎成长的愈发温文尔雅,相貌俊秀,全然不像他老子五大三的像个黑铁塔一样令人生畏,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爱和他说笑,就是那些汉也有事没事的爱开几个荤笑话逗逗这小子。

 对此肖虎总是一笑置之并不着恼,每当看见众人羡的眼神,肖大力总是嘿嘿的笑着伸出蒲扇一样的大手在肖虎的脑袋瓜上狠几下,心里美的不行。全然不顾肖虎郁闷的眼神。***

 “虎子,家里来客人了过来见人”回到了家将牛赶进牛棚,肖虎刚想将打到的野送到厨房去,就被老爹喊进了堂屋。

 一进屋门肖虎不一愣,屋里的沙发上凳子上坐了人,老爹正在和一位戴眼镜的大叔兴高采烈、口沫横飞的交谈着。

 而母亲则在沙发上和一位三四十岁的,城里人装扮的美的中年妇人拉着手低声说着什么,时不时的两人还抹一把润的眼角,眼前诡异的情景让肖虎有些不知所措。爸、妈、我回来了,看没人理他,肖虎只好先开口打了个招呼,眼睛却盯着几位不速之客。啊!

 “虎子快来快来,这是咱市一中的江校长和李主任。人家可是专门来看你的。”肖大力声大气的招呼儿子上前,语气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至于其他的几位客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是提也没提。肖虎轻轻皱了皱眉,没接话。

 而是转身向着没被介绍的客人客气的问道“那么这几位是…”本身因为受了冷落正有些气不顺的几位客人连忙起身回答“我是市三中的…”“我是文华中学的…”“我是…”

 一圈下来肖虎竟是一个不落的都问了好,这才接过老爸的话看着江校长,也就是妈妈身边的中年美妇问道:“不知道各位老师来我家有什么指教”?…***

 江云今年刚过42岁比肖虎的母亲年长2岁,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加上精心的保养使得岁月并未在她丰润白皙的脸庞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只在眼角眉梢隐隐的有着几丝淡淡的鱼尾纹暗记着韶华的变迁。

 鹅蛋型的脸庞上一双翦水秋瞳带着一丝蒙蒙水汽,娇媚如花的容颜透着一种惹人怜爱的哀伤,别有一丝人的成韵味,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想是刚刚哭过。

 一身纯黑色的针织无袖上装,略微收身的剪裁尽显成妇人丰腴柔软的身,白皙藕一般的玉臂被黑色的上衣恰到好处的衬托出来。

 更显圆润感,让人看了只想咬上一口,由于是侧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微微扭着的肢下,一弯丰硕浑圆的隆被真丝的百褶花裙紧紧包裹着。

 修长的玉腿自裙下斜伸出来,配着脚下黑亮的中跟凉鞋,高贵而不张扬,清雅却不柔弱,浑身上下显出一种娴静温婉,端庄雍容的气质。

 肖虎乍一见之下不一愣,心中暗暗嘀咕“十里八乡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阿姨,比妈妈还要漂亮。真不知道城里的阿姨都怎么长的?”

 其实自打肖虎一进门,江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见他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进退有度显得颇有风度,更加上这孩子长的模样也俊,一身阳光开朗的气息很是让人喜爱。

 不心里就亲近了几分,暗自揣道“现在城里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别说帮助父母干活待客,连自己都管不好,就连自己这个堂堂校长的女儿也…哎!这要是自己的儿子该多好!”江云心中不由叹了口气。心里泛起一股母的爱怜。

 “虎子这是你大姨,江阿姨!”快叫人呀!母亲李梅连声催到。李梅今年40岁了,虽说是在农村,但是青山绿水滋润之下,身材高挑丰的丰前高高顶起,身虽不再纤细。

 但由于长期的劳作却并不臃肿,直的身配着硕大的丰,有着一种丰腴的柔媚,白洁如玉面庞,红润的樱再加上顾盼生姿的一双杏眼,恰似一枚多汁的水桃一样成人。

 虽然已是华信年华但仍是远近公认,份数第一的美妇人。大姨?妈妈我记得我只有舅舅没有姨妈呀?肖虎有些迷糊的抓了抓后脑勺。扑哧!看着男孩惑茫然的眼神和孩子气的动作,江云不由被逗得嫣然一笑。

 柔软的芳心中油然而生的浓浓的濡慕之情,让她顾不得初次见面的生分,一伸手将肖虎拉坐在自己身边,玉臂轻舒揽着男孩的瘦瘦的肩头,回头娇嗔道:“妹子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和孩子都没提起过我这个姨妈?”说话间葱似的手指轻轻柔柔的抚娑着小虎的脑袋。

 初次被陌生的女人搂在怀里,肖虎心里不有些不太自然,再加上肩膀一团温热柔软的触感更令他有些尴尬,山里的孩子开窍早,平跑的牛啊、羊啊、狗啊什么的每到暖花开时发起情来可是不管场合就合开来,更别说有些不太讲究的叔叔婶婶无意间出的野合春光也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所以小孩子们早早的就知道了男女之事。因此肖虎年龄虽小倒是什么都懂了的,脸不由得涨红起来,期期艾艾的竟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呆呆的想“这个阿姨身上好软好香”下体竟然有些蠢蠢动的感觉。

 发觉了肖虎的不自然,看着这个害羞窘迫得像个小姑娘的男孩子,江云咯咯咯的笑出声来,丰的酥一阵剧烈的颤动,整个人几乎都伏在了肖虎的背上,肖虎只感到一团暄软如棉的丰盈在自己还略显单薄的脊背上恣意动着。

 一股股浓郁的成女人的幽香充鼻腔,令的可怜的男孩子俊面一片通红。好姐姐!你就别责怪我了,一晃几十年,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哪还敢攀亲戚,更别提告诉孩子了,李梅看到儿子一脸窘相以为是认生,连忙开口解释。

 一番攀谈之下,肖虎才听明白原来江阿姨是妈妈小时的玩伴,幼时他父亲被打成右派,下放到翠竹村劳动,和肖虎妈妈家是邻居,一来二去两人结成了姐妹。

 后来拨反正后他家就搬回城里,错之下慢慢地也就失去了联系,这次肖虎中考考了全省第一名,身为校长的江云这次是来挖人才的,本以为会很困难,结果一见面居然这么巧,是李梅的儿子那还有什么好讲的,任你说破大天,这人也是跑不了了。

 看看其他几家学校的人一脸的苦相江云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大势已定,其他几家学校的校长看看没什么指望,纷纷起身告辞,和江云一起来的李主任也走了。

 只有江云因为多年未见老姐妹留了下来,准备好好住上两天休息一下顺便和李梅叙叙旧。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肖虎早早起来准备牵牛上山去吃草,却被父亲拦了下来。

 先吃饭,今天你就不要去放牛了,一会和你妈带着江校长一起上山转转,城里人没见过啥,注意点安全啊?哦!

 肖虎闷闷的答应着向堂屋走去。昨晚江云和李梅两人住在东屋,数十年分别一夕相聚,姐妹两人昨夜联夜话说不尽的知心话,离别情,大约到了凌晨才慢慢睡去,虽然睡眠时间少了。

 但是早早的却又醒了过来,只因为村的公打鸣声像催人出征的号角一样连绵不断。枕着雪白的枕头,一头如云的青丝铺展开来,江云愣愣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那里。啊!江云慵懒的伸出欺霜赛雪的玉臂长长的伸了一个懒,惬意的呻了一声,一回头却看见李梅黑亮的眸子一闪一闪的盯在他因为伸懒出衣襟的丰,一脸玩味的笑意。

 脸庞不由一红,轻轻啐道:死妮子看什么,都是当妈妈的人了不害臊么?姐,你还向小时候一样。

 长得真好看,尤其是子,真白。真大。暄腾腾地像个大白馒头,姐夫真是好福气。李梅眼珠一转,故意狡黠的挤挤眼睛调笑道。要死了!几十岁的人了说这样的疯话,是不是想像小时候一样让我打你股。  M.BwoXs.CoM
上章 官场少年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