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国崛起 下章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收紧绞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是没远见

 欧洲国家的殖民者和陈燮这个“殖民者”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是为了眼前利益,后者是为了将来的利益。你不能说欧洲殖民者因此而目光短浅,有的事情他们未必看不见,但是解决不了。原因很简单,国家太小,人口太少,这几乎是欧洲国家的通病了。

 就拿后来的英国来说吧,世界霸主,很牛叉。但是英国只能解决海上的问题,稍稍深入一点大陆,英国就得抓瞎。大西洋对岸的美国**战争,就已经暴了英国这个弱点。这就是小国的悲哀,堂堂世界头号列强,因为自身骨的缺陷,被现实必成了一搅屎,挖空心思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你还不能说他这个思路是错误的,实际上这个思路在任何时候都是明智的选择。

 陈燮也做到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但是他来到南洋的目的不一样,别人是来暂居的,他带着人来是永久定居的,就没打算再走了。这样一来,一些矛盾就不可调和了。仗着大明人口上的优势,陈燮能做到永久的占据这片土地,这是欧洲人做不到的事情。荷兰人甚至一度都没能把兰芳共和国怎么样。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国的悲哀,人口大国就没这个烦恼。大明经历了一连串的灾荒和内战之后∧,。,人口锐减,即便如此,也有一个多亿的人口。

 人多了是麻烦,人少了麻烦更大。现在的大明内阁,就面临着西北各省人口稀少的麻烦。崇祯二年到十六年,整整十四年的战争,从最初的小股贼到后来席卷中原的几十万甚至总数百万的规模,造成大明长江以北的人口锐减。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面对各省巡抚的奏报,内阁只好跟皇帝说,然后大家一起开会研究。

 办法有么?有!明朝建国之初,人口比现在少的多。靖难之后,北地各省也出现大面积的缺人口。朱元璋和朱棣是怎么解决的?很简单,移民。

 同样是移民。现在的移民跟以前的移民又不一样了,不管是朱元璋和朱棣,首先有一套高效率的执政团队,其次是有集中财力办事的权利,最后是一个相对廉洁的吏治环境。

 这三样东西,朱由检可都没有啊。他倒是想有,可惜大明政坛经历了百余年的松弛和涣散,想重新提振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还有就是贪腐的问题,各路御史以前是很积极的弹劾地方。现在则不然了,基本上你都看不到御史弹劾地方官员。真实的地方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在在座的诸位心里都很清楚,就拿赈济灾民来说吧,银子没出京城呢,就少了三成。京师尚且如此,何况下面?拨出去的款子,最终能有一成进灾民的嘴里,那就是比较认真办事的。能有三成。地方百姓就算遇见海瑞再世了。这也就是以前登州营在河南和江北,为何被御史频频弹劾的原因。你们不走,我们怎么贪?

 现在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要解决的,朱由检心里只能默默的叹息,这是要花大价钱却未必能把事情办的妥当的节奏。既然如此,不如干脆。想着脸色一沉道:“可效太祖、成祖故技,自江西、湖广等地,移民往北,户部准备款子,内阁拟条陈。锦衣卫、东厂负责监察,但有不能实心用事之吏,直接拿下,充军发配。”这就是很给大家面子了,以前都是杀杀杀!甚至都不提什么贪腐了,就说你把事情给我办好的话。

 皇帝做了一些让步,这还不够,杨廷麟站出来道:“陛下,户部无银可拨。”什么意思?户部没钱,真的没钱么?真的没钱。这几年一直在打仗,银子花的跟水似得。就算有了海关和商业税的进项,赈济要银子,打仗要银子,花起来不要太。

 真要挤一挤,咬咬牙,户部也能拿出一点银子来。但是外廷是做不到待自己,反而让皇帝过的滋润这种事情。所以呢,这个事情就算是外廷有银子,也要皇帝出点血的,何况现在就没银子,每一笔银子都有去处。少了谁的那份,都得跟户部较劲。

 朱由检的心情立刻就变得异常的恶劣,攒点银子容易么?当即便把脸板着道:“朕的新军,百废待兴,拱卫京师的骁骑,也是朕的内库拨发费用。朕已经很体谅户部了,为何户部就不能体谅一下朕?”

 杨廷麟这个时候必须为了天下官员的利益说话,硬着头皮也要顶着行将愤怒的朱由检回答:“陛下,臣所谓者,非一家之事。天下,乃是陛下之天下。”这话绝对是政治正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是天下皆知的道理,这个时候拿出来说,一点都没问题。再说了,天下的那么多官员,谁肯为了朝廷的事情掏包,也只能为难皇帝了。

 朱由检知道自己必须掏这个银子,但是他心里非常的不,一咬牙决定今天就不给他们面子了,站起来拂袖道:“那就让各省督抚自己想法子,朕也变不出银子来。”强忍怒火,朱由检走了,这次朝议不而散。

 回到后宫,朱由检看见周皇后来接,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外廷没好事,后宫也不消停。老岳父周奎,最近铁了心要做大海上的生意,不能入股皇家船队,就在别的地方做文章。他要买船自己搞船队,但是去的太晚了,几个能造海船的船厂,订单都排到两年后了。

 周奎没招了,只好来求女儿,让周皇后出面去求皇帝。好歹从皇家船队匀一条船给他跑运输,不然看着别人大把挣银子,心如刀割啊!尤其是那些内阁大臣的家族,明明比他去的还慢,都能排到前面去,船厂甚至临时加开船坞,也要给他们造船。

 周奎的人从山东和华亭回来,报告了这个事情后,这老家伙就动了歪念头,派侄子周铎进宫来。这事情瞒不过朱由检,按说不是想进来就进来的,但是他打的旗号是给皇后送点家乡的土特产,这你有个的理由拦着他。皇后是后宫之主,不是谁都敢拦的。

 周皇后也没啥好法子,亲爹啊,再怎么不是,也没理由不帮。再说了,女人不向着娘家的,很少啊。可是你要让周皇后去给陈燮送消息,那是大忌。后宫结外臣,你想干啥?只好跟皇帝说了,不说她还不好过,家里会继续闹腾。

 “臣妾见过陛下!”周皇后万福说话,朱由检心情不好,沉着脸,一口恶气瞬间迸发:“外廷不让朕好过,难道回到后宫,你也不让朕好过么?你告诉周奎,再拿他那点烂事情来滋扰后宫安宁,朕收拾不了他,还收拾不了他的亲族?”朱由检几乎是在咆哮,当时就把周皇后给说的脸色不对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臣妾有罪,陛下息怒!”也只能这样了,周皇后赶紧跪下说话。其实就不算什么大事,关键是时间点不对,朱由检怒气冲冲的时候。

 “哼!”重重的哼了一声,朱由检不停步,去了田贵妃那里。周皇后跪在原地,一直等到朱由检背影消失才起来,心里又悲又苦。想想叫来身边一个太监道:“你去,给都督周奎传个话,就算本宫管不了他的事情了,再派人来找我,打出去的时候别说我不讲情面。”

 结果,周皇后也急眼了,这叫什么事嘛。

 说起来,周皇后这个老爹,真是个没法形容的货。远见就不要提了,一门心思盯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隔壁有块砖头都要搬回家的小农心思。明朝中后期,皇后的出身都不太高,这么做的原因是担心后宫干政。实际上这个现象在万历朝很严重,根本就没避免。

 说起来,这真的是制度问题。

 移民的事情,就这么拖下来了。朱由检不是没钱,就是不愿意干脆的花这个钱,拿出这笔银子来,十有**要被贪污一大半。但是这个事情呢,还就只能指望下面的人去办了。这时候吧,他算是想起陈燮的好处来了,同样是官员,在陈燮手下的官员,怎么就不贪呢?或者说是不敢贪污。那么,天下有不贪的官员么?可能有,但是绝对很少。

 第二天早朝,杨廷麟又出来说这个事情,不说不行啊。怎么也要让大家看看,这事情我管了。朱由检早有心理准备,在龙椅上装聋作哑,反正这个事情还很遥远,各个地方缺人口,跟京师关系不大。下面的官员呢,也没有必要为这个事情跟皇帝死尅。

 既然事情不好办,那就拖着呗。反正朱由检打定了主意,这钱绝对不能给的这么干脆,一旦开了这个口子,今后什么事情都会被惦记上他内库那点银子。这几年,靠着陈燮,朱由检攒了有三百多万两银子的家当,后宫的日子好过多了,田贵妃想买点首饰什么的,也能拿的出银子来了。身上的衣服嘛,也看见新的了。呃,这个衣服呢,都是朱媺娖给做的。周皇后等人要做吧,朱由检还不答应。丝绸的料子啊,多贵啊!

 …  M.bWOxs.COm
上章 帝国崛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