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国崛起 下章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变化
  第二百一十五章买一送一

 声音不大,但是意思很明白,郑姓女子转身,接过丫鬟递来的纱帽,放心纱巾遮住娇容。一看这动作,这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套路。

 画舫很大,前头有正堂,中间有珠帘,当红的名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第一次来,顶多在帘子后面说几句话,谈个曲子。谈的入港,那姑娘或许能出来见一面,谈的不愉,那就等下次吧。总之当红名就是这么个做派,还不怕没有酸溜溜的文人来捧场。

 “思华,这地界有银子不好使,这郑小娘于诗画,言辞锋利,很不好见。”胖子钱不多再三叮嘱,陈燮却不以为意。心里暗暗还在为这五十两银子花的不值,就是喝杯茶,听个曲子,说两句话,这银子就飞了。

 “老钱,人与人之间,讲究的是个缘分,你我有缘,做了朋友。郑家小娘若是无缘,听一曲,闻个香,不过是一场无言的结局。你这么紧张,倒是落了下乘。”陈燮声音不大,架不住中气十足,走廊里过去的郑家小娘,听的个清楚。

 桌上四个盘子的干果,香茶两杯,回头人家姑娘在帘子后面弹唱一曲,说两句话,没准今天就是到此一游。所以陈燮无所谓,时间还早,秦淮河上有的是画舫游船,有的是粉团似得的姑娘。想夜游秦淮,不怕找不到船儿上去。

 悠闲的捧着茶杯,吹着斜下的春风。看着秦淮河上的风光,陈燮就当是来旅游了。

 “思华,今要不能包下这条船夜游秦淮,我老钱的脸面置于何地?”钱不多很不好意思,早知如此,就不给陈燮往这里带了,回头人家小娘推了上门的豪客,说出去老钱在人前脸上无光。

 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一声柔柔如埋了十几年的女儿红的声音:“出去一趟才回,怠慢客人了!”

 陈燮站起一回头。帘子后面的郑妥娘便是微微的一颤娇躯。男人个子高的不多。之前陈燮坐在那里,就已经显得突出,这会站起来更显高大拔身材。一身儒扇衫,黑发上随意扎了条带子。没戴头巾。竟然多了一股落落大方的气度和三分英气。

 “见过郑家小娘!”陈燮出声致意。声音里透着稳重,带出来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兼之面如白玉,剑眉星目。虽然儒生打扮,较之寻常文人,多出一股英气人的意味。

 “奴家有礼了,二位客人请坐,今到此,可有要听的曲子?”微微呼吸,稳住心神,甩掉之前的一点点心旌摇曳,缓缓落座,自丫鬟手里取来琵琶,拨两声再看帘外。

 “有这眼的秦淮如画,这一趟就不白来,可惜带不走这一河。听什么曲子,单凭小娘。”陈燮说的实话,这一趟南下,沿着运河一路走,坐船都坐出条件反了。只要有点景,就看一看,可惜没带来手机,拍不了照片,就别提留念了。即便如此,时间长了也是穷极无聊,陈燮又赶时间,不肯上岸去游玩,自然更加的无聊。到了南京,刚安顿下来,钱不多就急吼吼的给拉了出来,说是要带陈燮见识一番这秦淮河上最红的小娘。

 铮铮铮铮,琵琶声起,珠圆玉润的声音在堂前淌:”午倦梳头,风静帘钩。一窗花影拥香篝。试问别来多少恨?江水悠悠。新燕语秋,泪罗裯。何时重话水边楼?梦到天涯芳草暮,不见归舟。”

 也不知怎么地,郑妥娘便唱了这个词,开口才心里觉得不妥,却已经不能改变。

 陈燮既然花了银子,当然是要认真听的,听罢却有一种压制的感觉,如同自己在面对那些被后金欺凌的同胞,很多时候只能默默的等待,而不能立刻去杀光建奴时的感觉。忍不住叹息道:“如夏夜坐听天籁一般,却为何多了这许多的愁与泪,画舫虽大,怕是载它们不动。”

 每个受过系统教育的人内心,都有一种潜伏的病毒叫文青。这个节点上,陈燮的文青病犯了。赶上这首曲子,引发了陈燮对这个时代沉重的责任感。虽然不是一个性质的愁苦,却也是愁苦。

 “女英随心所惯了,倒叫贵客见笑。敢问这位先生如何称呼?哪里人氏?”郑妥娘有点遇了知音这感,这一开口,喜的假娘面笑容,领着两个丫鬟上前道福。这个娘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经常把客人给气走了。今天听她说话,客人是要留下了。年轻的陈姓客人如何不知,钱不多是本地有名的豪客,一掷千金也是寻常事。

 “陈燮,算起来,应该是太平府人氏。只是不曾回去过,故园在哪儿都不知。”提起这个,陈燮突然联系到自己的身世,父母是谁,哪里人,一概不知。虽然福利院就是自己的家,但是每每念及这点,心里总是会有些压抑。

 “陈燮?这名字倒是耳。仿佛哪里听过。”郑妥娘语带思索之际,耳边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敢问先生,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陈思华?”

 陈燮倒是没想到,斜刺里还能杀出一个张飞来,还是礼数周全的拱手道:“这位小娘错了,在下确实是陈燮陈思华,却不是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陈思华。”

 “先生何必自谦,唱这个曲子的登州名婉玉,自己承认这词出自先生之手。”又来一个咄咄人的女子,陈燮犹豫时,帘子打开,出来两个女子,容貌都是极好的,唯一的缺点是身高。高的那个,也就是一米六二、三的样子,矮的那个,怕也就是一米六上下。

 “如是冒昧,思华先生勿怪。”后来高个女子开了口,那么剩下的自然是郑家小娘了。

 “我这妹妹如是,素好诗词,今巧遇思华先生,见猎心喜,先生要怪,就怪奴家好了。”郑家小娘子也说了话,陈燮当然不会在意。两个都是上佳的美女,出来玩首先就是要开心。

 “些许小事,谈不上罪。”陈燮摆摆手,李香上前一步,缓缓万福:“如是见过思华先生,昔日得此词,惊为天人之作,奈何天各一方,苦思而不得见先生。今真是缘分!”

 陈燮正拱手回礼:“不敢,有感而发罢了。”这下钱不多脸上乐开花了,没想到来见一个郑妥娘,还能捎带一个柳如是。这也带买一送一不成?

 假娘在侧欢喜道:“真是巧的很,不如置酒座谈,我叫人把船开起来,也能清净一些。”

 陈燮随意的笑道:“求之不得!”陈燮自然是不知道什么如是就是大名鼎鼎的柳如是的,更不会知道,再晚几个月来,柳如是便去了松江府,跟一个叫陈子龙的家伙勾搭了两三年,至崇祯八年,因陈子龙的子不容,柳如是苦恋无果而去。

 钱不多很识相,跟着假娘去了后面,随从托着个盘子,里头有银子十锭,极为土豪道:“这些银子用做今夜花销可够?”假娘自是连声道:“够的,够的。”寻常来此听曲、喝茶、手谈、叙话,二十两银子足够了。再说这个包夜,可不是那种包夜,就是上半夜的价钱。回头你的让郑妥娘看的上你,才有机会成为入幕之宾。今夜有点异常,来了个名气也不小暂时已经推出娱乐行业的柳如是,假娘心里很是不安,要是那个思华先生看上了柳如是,那该如何是好?

 陈燮不是陈寅恪,自然不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柳如是,明史资料陈燮关注的是战争类和朝堂智商,导致陈燮对秦淮八,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今天就是来玩的,见识一番秦淮风月,没别的打算。再说这些明朝的江南女子,大都不是陈燮的菜,身高腿长加上大凶,才是能让陈燮生出罪恶的**之源。

 这个时候的柳如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从良。男人死了,被主家大妇撵出家门,落秦淮。没想到想来见一面关系不错的姐姐郑妥娘,竟遇见了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陈思华。真是意外之喜,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喧宾夺主之嫌。

 陈燮倒是自然的很,这个年代的娱乐场所,没有那么骨。更多的是跟小姑娘谈谈人生和理想,可不就是小姑娘么,柳如是按照周岁算,也就是十五岁,郑妥娘大一些,估计也就大个一两岁。这会,其他的几位秦淮八,除了死去的马香兰,还都是**呢。

 有一个问题很要命,跟这俩说话,自然是要谈一些诗词歌赋什么的。这方面陈燮可不是强项,不过陈燮有他的招数,一句:诗词小道,陈燮不愿沉其中,唯恐误了这大好年华。

 一句话,给两个没加过多少外面天地的小女子给勾引出好奇心来了。素来言辞尖锐的郑妥娘,奇迹般的怎么看他都觉得顺眼。忍不住托腮好奇问:“先生何出此言?”

 陈燮面沉重,缓缓叹息,组织了一番言辞后,不疾不徐道:“先帝七年,燮自海外回…。”

 陈燮很有技巧的先从民间疾苦说起,接着谈到了自己想为大明的百姓做点什么,一下就将自身形象拔高了许多。谈到他练兵的事情,陈燮故意说的细致,看看两人听的认真,便开始灌水。

 %77%77%77%2E%64%75%30%30%2E%63%63/  M.bWOxs.COm
上章 帝国崛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