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国崛起 下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 残酷的一面
  目前登州海军拥有一千吨级别的战船六十艘,两千吨级别的战船三十艘。这还是陈燮刻意控制的结果。要是敞开了造,以胶州湾船厂的生产能力,一年就能造十五条两千吨级别的战舰。两支舰队的存在,整个中国海上已经看不到了海盗,郑芝龙现在很老实的,在福建当一个参将。连总兵都没混到,福建总兵,都是陈燮推荐王政去当的。

 郑芝龙从当初大小战船数百条,到现在全部家底加一起,都不到一百条大船,不是他不想发展,而是怕死,怕的要死。生怕陈燮看他不顺眼,找借口做掉他。所以,现在的郑芝龙。已经不提什么海上的保护费分成了,直接就改行做了海上贸易。

 闲话不提,陈燮视察了海军之后,回到了济南过年。大明湖畔的公主府内,朱媺娖咬着笔杆子,皱着眉头在看账本。朱由检在京师搞了一个“兴海伯”的府邸,陈燮很识趣,济南的府邸,名为坤兴公主府。面子嘛,互相给的。

 来到济南后,朱媺娖算是知道了家不好当了,陈燮也没把太多的产业交给她打理,就是一个联合济南号,朱媺娖就穷以应付了。为了搞清楚,到底有多少种货,朱媺娖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每个月多少进账这些,账本给她都看不懂。陈燮还坏的很,给账本的时候告诉她:“这些帐,只能自己来,不要借她人之手。”理由也很强大,自己不懂,容易被下面人的骗。这么干的陈燮,自然是没安好心的,他就担心这小公主要开枝散叶。所以呢。找点事情来做,免得你闲的无聊。陈燮还对她说:“光是你一个人学是不行的,生意很大的,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让你信任的宫女一起学吧。”

 话说这个女人要是没点事情做呢,就会胡思想,然后各种宫心计。陈燮估摸着,一个联合商号的账本,等她们都学会了看账本,也得一两年的功夫。

 你还真别说。进入学习状态的朱媺娖,为了数字上就让她呼吸不畅的家当,咬牙切齿的要学好知识。把自己的家当掌握在手里。一年下来,小学二年级的数学水平是肯定可以及格了。这不,对着账本已经能勉强看懂了,但是怎么做账是肯定看不明白的。好在家里没公婆,没那么多家长里短的事情。巡抚衙门后院那边。朱媺娖也不过去,两边倒也相安无事。陈燮两边跑倒是辛苦的很。偶尔还要去红娘子那里,确实很辛苦。

 “老爷回来了?”这个称呼,朱媺娖也是跟着别人学的,还要求带来的一百来个宫女,都跟着这么叫。至于太监嘛,陈燮不让她带,只好就地招了十几个壮的妇人在内伺候。直接导致,公主府内除了陈燮和亲卫,就剩下女人了。而且这个亲卫,都是住在五十米以外。

 陈燮笑眯眯的上前道:“公主,说了多少次,不用出来接的。”话是这么说,看看这小姑娘一脸的笑容站在门口接,心里还是很的。公主啊!单单这个身份,就很了。

 一番叙话,陈燮拉着她的手进去了,上炕坐定之后,宫女端来晚饭,两人对坐而用之时,朱媺娖便道:“年底之前,城内的掌柜们把账本都送来了。我大概看了看,今年的进项是三十万银元,比去年的收入,增加了三万八千多银元。”

 陈燮听了立刻笑道:“不错,不错,有进步。果然是冰雪聪明,不过一年的功夫,就能看懂账本了。嗯,等你彻底熟悉济南分号的事情后,我再让人把兖州府的收入也交给你管。”

 这个管呢,单纯指的是管银子,就是在钱庄内的银子。单独开一个账户,没有朱媺娖的印鉴,钱庄不付钱的那种。

 “老爷,我要那么多银子作甚?听说好几个省都在闹饥荒,我寻思父皇一定很着急。不如,从济南府的账户里,拿出今年三成的收入,交给父皇去赈济。”小公主还孝顺,说到这,很不好意思的低声道:“这个事情,我一直没敢说,银子是老爷的,我不好开这个口。”

 陈燮出诧异的表情道:“这话怎么说的?夫一体,我的就是你的。别的不敢说,济南分号的银子,没你的印鉴,我都拿不出银子来。”

 啊…!朱媺娖嘴巴张着合不拢了,陈燮看着小嘴红,脑子里闪过的歪念头,坏笑就出来了。每次在朱媺娖这里住下的时候,晚上睡觉都是很折磨人的事情。陈燮可不想她这么小就生孩子,迟迟不肯做最后一步。

 小公主现在倒是无所谓了,架不住身边的人撺掇,老爷憋着身体不好之类的话。这事情怎么说呢,很多宫女是有想法的,尤其是两个贴身的宫女,都惦记着老爷赶紧在公主身上开戒,她们才有机会搀和进来。不然的话,公主都没赶上吃,你就惦记喝汤了?

 所以呢,小公主被撺掇的心里不安的,找一些岁数大的女人来问,学了一些招数,晚上好用的上。这年月就这样,就算是公主,该争宠还得争。当然了,一般的驸马没这个必要。

 脑子里出现上一次的旎场景时,陈燮就有点反应了。抱着香的小公主,一番耳鬓厮磨,呼吸重了。这天刚擦黑,炕头烧的正热,两边挤在一起,三两下这小公主就不行了。

 口中呢喃:“老爷,好老爷,…。”这一番眼花耳热的,娇如花,陈燮当是就没抗住。让人撤了酒席,暖被里往外丢衣裳,赤、相见之时,光洁无,热溢出。

 磨磨蹭蹭的,小陈钻进去了,一声唉哟!小脸都白了!这事情开始真不好玩。

 适应了一番,渐渐入港,告饶声不断,叹息一声停下了。但闻一声道:“碧痕,碧心,你们两个进来。”一时间山摇地动的,丢盔卸甲,一泻千里。

 陈燮在济南逍遥活的日子,很就不得不中断了。中原局势,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崇祯十四年正月,李自成陷洛,杀福王朱常洵。二月初四半夜,张献忠一夜驰三百里出四川,奇袭襄,初五,在西门城楼杀襄王朱翊铭,朝野震惊。杨嗣昌追剿农民起义失败,忧惧加,旧病复发,已病入膏肓,监军万元吉问他为何不报知皇上?杨嗣昌只吐出“返荆州,将谒惠邸。”王命阍者谢曰:“先生愿见寡人者请先朝襄王。嗣昌惭,乃缢。”同书卷七又载:“嗣昌闻襄破,遂不复食。及闻李自成陷洛,于是抚膺大恸曰:无面目见上。伏毒死焉。”《怀陵寇始终录》卷十四称:“嗣昌败后,左良玉以平行牒文侮之。嗣昌惭愤,乃仰药自杀。”嗣昌之子杨山松在《孤儿吁天录》中称其父是病死。

 河南的李自成喊出了“均田免赋”这个忽悠人的口号之后,他的实力急剧膨。李岩还编了一段歌谣“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别小看这段歌谣,这玩意比“、教”厉害多了,尤其是在明末的这个时候,号召力直接爆表了。

 正月二十,李自成攻克洛,杀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从后园出几头鹿,与福王的一起共煮,名为“福禄宴”与将士们共享。称“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转而围攻开封,不克。李自成打破洛的事件,直接导致了大明剿贼策略的全面破产。充分证明了,单纯的剿或者抚,都是错误的政策。

 闻讯之后,陈燮立刻上表京师:臣闻洛为闯贼所陷,福王罹难,贼势不可遏。以臣之浅见,单纯的剿和单纯的抚,皆不可取。窃以为,剿抚并重为善。臣自请率山东之兵出阵,围剿贼,安抚黎民。

 陈燮的奏折到了京师,正在为福王被煮一事丢尽脸面的朱由检看了奏折大喜过望,总算是等到了陈燮主动请缨了。立刻下旨:朕心甚慰,卿可大胆去做,所到之处,可便宜行事。

 一直在准备的陈燮,就是等到河南局势不可收拾,他才好介入。兵荒马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方便。得知陈燮要率部出征,红娘子找到巡抚衙门来,当着一干文武的面道:“老爷,我要跟这你一起去打仗。”  M.bwOxs.Com
上章 帝国崛起 下章